阮清微

偷拍被发现⊙▽⊙

喜欢吃雪,喜欢在树上摇啊摇。

word猫叫陈伟霆,昨儿晚上非要闹我,我急着睡觉没理他,然后我的嘴唇被陈伟霆咬了。开启揍猫模式。跟我对打,我被气哭了嘤嘤嘤。

困一会儿乱一会儿~

夜里很难入睡,一种压抑的委屈与愤怒,吞噬我。我无法让它们静止下来,觉得自己很无能很卑微,连割裂都做不到。

 

【微】晚安,我的世界。

“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,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”

张嘉佳的晚安故事在微博上火了以后,这句话烂大街似的出现在微博朋友圈以及QQ空间。那时候我和你还不太熟,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们会在一起,那时候矫情地以为这句话真特么矫情。后来张嘉佳出书了,朋友寄来一本,书里的晚安故事在每个深夜或者清晨都曾看过,但还是认真读了一遍。这书真特么矫情,每次看都会从笑着变成落泪。后来我把书拿给了你,于是故事成了我们的故事。

就像电影里的陈末与小容,开始的开始,始于一个赌约,因为彼此喜欢,所以愿赌服输。我和你,大体如此,玩笑说多了彼此却认了真(这句话怎么有种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感觉)。大概我...

很难成功拍到他静若处子的样子,永远动如脱兔233

【清】我有所念人。


我有所念人,隔在远远乡。
我有所感事,结在深深肠。
乡远去不得,无日不瞻望。
肠深解不得,无夕不思量。
况此残灯夜,独宿在空堂。
秋天殊未晓,风雨正苍苍。
不学头陀法,前心安可忘。

——白居易

听说《七月与安生》的电影要上映了,而对于十几年前看的情节我已没了印象。庆山曾经的小说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,略有偏激与不成熟,但那时看着想随着主人公一起掉入沉郁的黑暗。

或许为了所谓情怀,我会去电影院走一场,或许那时忙碌而错过。好像已经没有了非做不可的事情,也没了非说不可的话语,很多事情留给了心情,很多话语丢进了草稿箱。

心事太重,快要走不动。

这段话写在9月12日,然后便无话可说。我回了乡下,带着猫咪。

乡下的时间被填充满明...

丰收的季节。

扭曲的睡姿。

陛下困了|求宠的时候心都化了,不过想揍她的时候多一些,捣蛋到让我崩溃嘤嘤嘤。

此刻她在我身边睡着,昨天在车上她要么一直看着我,要么一直看着车外,让我心里一阵嘀咕,完全不是平时调皮的样子。唔,是长大了吗,有了自己的心事。

大耳朵扑扇扑扇……摇脑袋的时候太好笑了……

睡眠不是很好,总是挣扎着要起来,却无法起身,仿佛灵肉分离,很累。朋友说我想的太多,可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【微】月亮说它忘记了。

◆很多事情开始了就很难结束,像劫难,却始终破解不了。独自的时候,会想很多事情,不由自主的假设如果当初怎样,现在又是如何的结局。就这样,在脑海里自导自演很多场戏,到清醒时方告诉自己这世间没有如果。所以被收敛的情绪依旧被收敛,我还是大家眼中那个爱笑的我。

◆我一直走在同龄人之前,从装成熟到真成熟,看过一路形形色色的人们,灯红酒绿之下,糜烂奢侈之下,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,尽力游走,压抑,平时不再多言。我放肆过,流浪过,任凭意念和身体,白天装着,晚上躺着,放逐不归。这一开始就是注定的结局。孤独比爱你更舒服。

◆我们都像花草一样摆在彼此的通讯录,总得挑些时间来浇浇水。很久之前的朋友突然弹来消息,我与他发...

也就睡着了乖一些。

小调皮( ̄∀ ̄)

最近太调皮了,跟我玩躲猫猫然后窜出来吓唬我,抱着我的手脚咬我,一不留神蹭蹭蹭就爬到柜子顶端,每天在室内以百米的速度奔跑。可是它一撒娇,我根本舍不得揍嘤嘤嘤。

白日里的蝉鸣声,到了夜里,成了耳边的幻听,嘈杂烦躁,不能寐。

喵~

带着猫咪回了乡下。对它来说,这里热闹自由。树木,飞虫,尘土,一切的一切,都是它嬉戏的对象。撒野放肆,断不需顾忌什么。看着它释放天性,不免心生欢喜。

【微】琐事

◆办公室在三楼,第一层14阶台阶,第二层14阶台阶,最后一个拐角10阶台阶。宿舍在二楼,一共要走15阶台阶。每次上下,都会在心里默数一遍。想起多年前思修老师说过一句话,第一次走一栋建筑物的楼梯时数数很正常,但每次都数那就是心里有病。我有病吗。或许吧,这世间哪个人心里没有一丝病态呢。
◆一个念头会变成一个行为,一个行为会导致再也遇不到某个人,但另一个行为会遇到可能再也遇不到的一个人。是命运吧。让我遇见你却不能拥有你。夜里无眠时会想起曾经,欢笑,泪水,互相伤害的话,还有不可挽回的痛。你是我心中坍塌的灯塔。给自己的电脑贴了标签,提醒自己至少白日里要收放自如。
◆做杂乱无章的梦。无际辽阔的青山,没顶窒息的...

照顾他们。和他们玩。这样觉得还可以坚持下去。不会在醒来的瞬间不知所措,不会再想一梦不醒。

【清】一声拾光

莱茵湖郡|

天很蓝。云很白。风很轻。

补一方天地,绣一夜长谈,我已醉,你已醒。

风过,捕风。留影,捉影。

上一世,如泡沫击岸,需要你我各自修补。

这一世,如悲秋画扇,可否许你一生清明,一声拾光。

远山啊,远镇,一起走吧。

跨过深夜,答应我,不言不语,微微情深。


鼓浪屿|

百转千回,你我之间,依然隔着茫茫人世。

向鱼问水,向马问路。以为最终能抵达,在这人世间却徒劳无功。

那天夜里下了雨,精致店铺朦朦胧胧,旅客熙熙攘攘。

想着许是因了这场雨,你才不来。

是这样虚无,想要逃离。有意无意,渐沉、渐无、渐弃。

鬓角也开始出现白发,世事如乱草,茎茎催人老。

隔一世,隔一世...

 
©阮清微 | Powered by LOFTER

阮清微的博客:http://aviva.home.blog.163.com/

阮清微的微博:http://weibo.com/1745372993/